大海虾:“姿整”食客在乎吃出品味

  “民以食为天”,吃饭的基本前提是为了生存。如今不同的是,吃得好变得比吃得饱重要得多。吃出一份情怀,这既是识食之人的追求,也体现他们的品味和格调。

  “吃什么?去哪吃?”这是用餐的两个最基本的问题。至于回答这两个问题,有人会在家吃两碗米饭、几个馒头;有人上馆子去酒店叹着空调点鲍参翅肚;也有人驱车2小时到郊外乡下大嚼纯朴农家菜……无论选择吃什么和去哪吃,归根到底,不同阶层的人,对吃都有不同的要求。

  他们中有不少人,将随心所欲视为饮食的另一境界,他们从不为自己的口味定下标准,但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吃。比方说,去吃日本料理自带芥辣,嫌店家的味道不够劲;饮红酒,要仔细挑个形状合适的杯子。这类人对美食的要求可谓一丝不苟,也有人说他们“姿整”。他们到食肆吃饭,总是意见多多,告诉部长经理这菜该怎么炒,那鱼该如何蒸。临了,还赠一句:其实我是为你好,塞钱入你袋!

  我一位朋友,月收入不高,故常光顾大排档。有一回他做东,由于我胃口不好,他提议去吃广州的云吞面。于是我们就从车陂乘车至荔湾路,理由是这里的竹升面特别正,采用广州老西关的制面方法,面吃来最爽滑。吃面他也有要求,盛面时要以云吞为底、面在上,吃面时在勺里加点醋、酱油、辣椒、胡椒粉做味料,然后把面蘸一下味料,再入口。

  还有的人对吃的环境要求特别高,有位常在美食版投稿的作者,最大的乐趣是以步行、跑步或者骑单车的方式,打着做运动的幌子,在白云山附近寻找环境优雅的地方用餐。

  而对于吃的品味,我印象最深的,还是彼得·梅尔在《关于品味》一书对鱼子酱的描写:吃鱼子酱最好的方法,便是用最简单的方法:直接入口。若要倒在盘子里面吃,盘子要先冰镇一下。若要直接就着瓶罐吃,那就把瓶罐放在碎冰里面。薄片吐司涂无盐牛油,俄式薄煎饼,或一两滴柠檬汁,可随意搭配。彼得·梅尔还在书中把那些用餐刀把鱼子酱抹在吐司上吃的人叫作“文明杀手”。

  确实,不少饕餮之徒是不懂得珍惜美味的,他们也许会把一瓶有20多年酒龄的葡萄酒随随便便地喝掉,就像喝平常的啤酒一样。但有的人生来仿佛就是为了追求食物的美味而存在的,这样的人谓之“美食家”,当然,“美食家”必须有足够的财力来满足自己的癖好。但是不管怎样,他所享受到的乐趣将会是“物超所值”的。

TAG标签: 刀鱼子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