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  2月19日下午,两艘普陀白沙的渔船在作业时遇上奇景,大群白晃晃的小黄鱼突然浮出水面。大约两个小时里,渔民在大海上不是捕鱼,而是捞鱼,而且是捞到手发酸,笑到脸发僵。

  船老大在微信朋友圈里图片加视频直播“捞鱼”盛况。粗略一算,他们在海上白捡了9000余公斤小黄鱼,至少价值十二三万元。

  2月19日下午2点左右,正在东海1891海区第五小区海域附近作业的“浙普渔41158”船员突然发现,离此不远处的海面上似是浮着什么,在阳光下海面白晃晃一片。

  出于好奇,“浙普渔41158”船老大张勇将船驶向鱼群。到近处,张勇和船员们才发现这是一群白鳞小黄鱼,密密麻麻地浮在海面上。于是,有船员找来箩向海里捞了一筐倒在甲板上,发现很多鱼都还是活的。

  “刚看到的时候,浮上海面的小黄鱼也不是很多。可等船靠近开始捞鱼时,发现浮上来的鱼越来越多了。到最后,鱼群呈椭圆形将渔船包围。最大半径至少有六七十米的样子。”张勇说。

  海面上密密麻麻的鱼,让大家捞到手发酸,也不见浮上的鱼群减少几许。张勇立即通过渔用对讲机将这个“海上白捡小黄鱼”的好事,告诉了同村好兄弟夏国平。

  夏国平是“浙普渔41398”船老大。得知消息时,他的船正在离鱼群约500米的海域拉网作业。收到张勇的“好消息”时,他有些愣神,感觉不可思议。下海捕鱼30多年,他还从未遇到或听说过在海上能白捡鱼的事儿。虽说还有几顶渔网还未收上来,但夏国平还是决定一探究竟。

  下午3时许,太阳西下。夏国平驶近“浙普渔41158”所在海域时,却未看到张勇说的那一带浮在海面上的鱼,只看见大群海鸥聚集。

  “一是阳光反射晃眼,二是鱼群被海面上黑压压的一片海鸥挡了。我还从没看到过有这么多海鸥在同一片海域聚集。”夏国平说,直到船驶近海鸥群,他才发现这片海面上浮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黄鱼。原来海鸥群正在抢鱼吃。

  此时,张勇和他的船员已捞了一个多小时,鱼群面积缩小了一些。但海面上的这些小黄鱼密集度,仍能吓跑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。这阵势也惊到了夏国平和他的船员。

  “老大,我们捡到宝了。这么多小黄鱼。”浙普渔41398船的船员笑着也加入到捞鱼行列。甚至有船员翻到船舷外,一手攀住船舷,一手拿箩,像舀粥一样直接往海里捞。

  当天下午4时多,海面上的小黄鱼在长时间被捞、被吃后所剩无几,随着海流向四面八方散去。细数一下,两艘船各捞了小黄鱼300箱和230箱,重约9000余公斤。

  夏国平说,他们都是流刺网船。平时也都在附近海域作业,收获物也是以小黄鱼为主。此次捞上来的小黄鱼体色略白,是白鳞小黄鱼。规格约十二三条鱼为1斤,比他们平时捕的略小些。

  记者了解到,渔民口中的白鳞小黄鱼,一般生长在清水区,多出现在外洋的清海水区,其特征体色略白。而黄鳞小黄鱼则生长在浑水区,体色略泛黄,在口味上要比白鳞的鲜美。

  回港后,夏国平将那场“捞鱼”盛况的视频、图片等都上传到微信朋友圈,并称“让你们开开眼界这才叫捞鱼!”而他也没料到,这组捞鱼图片在网上“红了”。

  夏国平等人在捞鱼时,也作过各种猜测和推断。有人认为,鱼群是受赤潮影响。但当时海面干净,丝毫找不到赤潮的痕迹。还有人说,有雷达网船抲到过“胀胶(鳔)”的大黄鱼,会不会这是一群“胀胶”的小黄鱼?这一说法成为渔民猜测的最大可能。

  浙江海洋大学教授、海洋生物专家赵盛龙先生却认为,胀胶(鳔)是原生活在中下层的鱼类受作业网具等影响,带至海水上层,由于速度过快,其鳔来不及收放气,导致体内外压力不平衡,使以鳔为最明显的内脏外露,五脏错位,未死但将死,只有零星个体。人类的潜水病就是如此。这么多的小黄鱼集体“胀胶”是不可能的。

  记者在采访渔民之前,联系了省海洋水产研究所渔业资源研究室主任周永东。他正好在一个会场上得知了此事,已派技术人员去了解情况,希望能找到原因。在得知记者要去采访渔民时,他又从专业的角度委托记者向船老大们了解一些有助研究的情况:比如鱼的体色、规格,是否有异常现象,其成活率如何,鱼群周边海域的动态情况如何……

  周永东在简单了解了情况后列出了一两个猜测:一是与水流有关。遇到上浮鱼群的1891海区第五小区,属于东海外洋海域。可能正好遇到了黄海的冷水团和台湾的暖水团在此交汇,形成“水障”,引起鱼群不适,主动浮上海面。另外,也不排除周边渔船的作业方式,或是海域环境动态变化的因素导致。

  (原标题《罕见!大群小黄鱼突然浮出海面 舟山渔船两小时白捡9000余公斤》,原作者陈斌娜。)

TAG标签: 海浮鱼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